阿青木木木木

头发已经比胸低了

弟弟真的长大了

实名辱骂韩臭沙海的人

少年黎簇之消亡

尘埃落定的时候
身心疲惫的黎簇在病床上醒来
吴邪坐在边上轻轻说 醒啦

黎簇的心脏跳得很慢 痛苦挤压氧气 呼吸都是苦的
他被迫浸淫蛇毒 被迫互相残杀 被迫玩弄人心
无论是好哥们沈琼 还是对他好的沈琼
很多人 都已经死去
吴邪没死 自己还活着

黎簇想起自己的父亲黎一鸣
心中稍感庆幸安慰
吴邪 我爸呢

吴邪沉默许久 直视黎簇期盼的眼睛
我不知道 黎簇
别骗我了 有意思吗 吴邪 一切结束了
吴邪仍旧沉默

黎簇眼睛里的光芒逐渐暗淡 吴邪骗了我
黎簇的心跳得像毫无章法敲击的鼓
他的额头暴起青筋 他的双手紧紧握拳 他的牙关紧咬到颤抖 他的心已经破碎 他的信念已经烟消云散
滚吧 吴邪
黎簇别过头 再无多言
吴邪微微点了下头 走出病房带上门

黎簇的眼睛瞪着天花板 竭力地维持身体的僵硬
愤怒伤心像一团胡突乱撞的气顶着他的心肝脾肺他的所有思维
他觉得目眦欲裂  他的拯救变成笑话
他的积愤再也不能压抑
黎簇用尽全身力气摔掉身上的被子 身下的枕头
双手拍扫掉床边所有物件 他挥舞手臂冲撞着这个房间的一切 他嗓子里只发出撕裂的吼叫 已经疯魔似无心的流浪汉

人人都惧怕震惊于病房中的惊天动地 争先恐后手忙脚乱
黎簇被陌生又善良的医生护士控制
无辜的男孩
吴邪在门口神情复杂地注视这个燃烧的躯壳
接受黎簇眼中不共戴天的憎恨和恶毒诅咒
因为自己
男孩年轻的躯体伤痕累累 单纯的心思倍受折磨
如今 黎簇的眼神都似苍老干涸 绝望深重

吴邪偷走了世界的这个男孩






嚯嚯嚯嚯

so
new start

人与狗与人

预警:无脑,也许仿佛ooc。凌晨四点起床赶机,混沌的脑壳冒出了几个搞笑到自己的段子(重点)。顺手摸了个鱼。

第一次发。刺激。勉励自己以后能憋个大的。

////////////

豆汁儿和臭豆腐

一个豆汁儿中毒晚期的黎簇和一个无臭豆腐不欢的吴邪
日常的降维打击和嫌弃

黎簇:和你的臭豆腐一样,变态
吴邪(随手一筷子美滋滋):嗯我变态
筷尖儿戳黎簇面前的豆汁儿碗:
大变态和小变态

////////////

一人一狗

黎簇有一条北京土狗
很多年前的某天,被这厮在小区拐角盯上,虎视眈眈
这狗有股蜜汁酷劲
黎簇从它的狗眼和骄傲飒爽的身姿里就这么看出了一丝陛下微服私访的气场
黎簇你丫蛇吸多了见着畜牲就拟人,真是有毛病了
就是,黎簇又琢磨着一身花斑癣和快秃噜没的狗毛有点败形象
黎簇讲狗东西,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滚。
狗东西的狗蹄子突然一软趴了。
呵,狗都碰瓷了,人心真他娘的不古了。黎簇这下真对这狗刮目相看,一时没注意自己极其煞笔的内心过于丰富的剧场。
黎簇上前想查看一下毛病,不料装逼车祸的狗还能嗷嗷冲他叫,虽然叫声外强中干很明显了,普通人还真指不定被唬住了。
可惜这个黎小爷正好不是个普通的。
于是,这神奇的酷狗被黎老板带着打针治病捯饬一翻,焕然一新,甚有点狗模狗样。
但是简而言之,这狗是个坏的,皮的,有心气儿的。
黎簇想我给你治病,你吃我喝我的,还给老子装大爷,真无情,白眼狗。
后来一想,黎簇,你跟畜牲(吴邪)讲什么感情……

其实这狗身形很不错

////////////

两人一狗

后来黎簇捡回一条小命,出院后回家躺着,这狗多日不见他,倒是亲亲热热的
趁着吴邪不注意,狗炮弹似的飞扑压着黎簇,狗嘴拱着黎爷,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高傲姿态
黎簇想,畜牲保不齐也讲点感情,一条,老子没白疼你啊
一人一狗嗯嗯嗷嗷地叙旧情正火热,吴邪老妈子一样进来搓搓手,那个一条,你黎老板大难不死你开心,开心完先出去玩儿,让他再睡会儿。
一人一狗嗯嗯嗷嗷继续叙旧情
吴邪把手上水在身上揩了几下,走到床边,把一条从黎簇身上扒下来,语重心长细声慢语地看着它说,好一条,三秒钟从这儿死开外面去,好不好?
黎簇听着这熟悉的吴邪牌笑里藏刀,胳膊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说不清是被恶心的还是条件反射
一条是坏的,皮的,有心气儿的
但是它碰到的是吴邪
它也可以变成一条怂的
所以在黎簇的恶心劲儿还没过,目睹这狗丧失狗权,又一阵吃惊。情绪大起大落对这种废的是危险的,黎簇这下是真感觉晕乎乎的,眼皮一打架哆嗦着昏睡过去。
吴邪很满意自己的威严。转头看黎簇又闭着眼睛,脸上扯个真心实意的笑,心里更觉着知足。

晚饭的点儿,吴邪叫黎簇,没反应,发现他浑身发红,体温极高,。一晃神觉得前两天的绝望感又排山倒海呼啸而来,差点也两眼一抹黑要撅过去。好容易定了神,拿起电话就打120。后来医生排查说是黎簇现在免疫系统是一盘散沙,容易过敏,是不是碰到什么致敏的东西,灰尘动物啥的。

吴邪回家瞪着一条,慢条斯理地讲了黎簇今天差点就交代在它身上。一条通人性,竟然趴着地头呜呜呜。
吴邪现在也是个无情主。
立马把一条寄养到苏万和黑眼镜的店里。

////////////

是兄弟还是爸爸

背景:黎老板在道上素以少年老成且狠且话不多著称。毕竟年轻人,好的快,活蹦乱跳。然后在吴邪带着去苏万那边的时候,分别接近一年后和一条再次重逢。(实在困的不行,码完这段我就上机飞了,白白)

吴邪揉着一条狗头,说你黎老板对你好,你也是个有良心的,不错,不错。
黎簇:我把一条当兄弟处的,你懂个屁
吴邪抬眼看着黎簇那副得意洋洋的劲儿,也笑了,话却还是对着一条:一条,我对你也尽心尽力,还教你泡妞,一日为师众生为父来,叫爸爸。
黎簇身体好了脑子还没活透,竟然反应了几秒才发现吴邪狗日的在埋汰他,憋了一会儿,破口大骂:吴邪,你有病啊!

吴邪咯咯咯笑的跟打鸣一样,一张老脸褶子都一个挤着一个,瞎子觉得自己真要瞎了。
吴邪心里美滋滋:这死孩子,他娘的怎么这么招人稀罕



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吴磊还是黎簇更得我心
哈哈哈

黎簇和梁湾姐弟的感觉太棒了吧。
火堆边黎簇的一段话,赤裸裸地表达对吴邪的感情啊!即便仓库里被吴邪气的石乐志,但是他一直承认吴邪对他人生的意义!一直渴望去拯救吴邪!
他说自己会疯给吴邪看!
今晚的簇邪也让我流泪了!
黎簇真的成长了,吴邪教他的东西,他在吴邪身上看到的东西,都在让他变得强大。
他依旧保持着半大小子的顽劣和乖张,但是却显示出团队领导者的轮廓。
他本就对世界报有潜在敌意,现在的他不再是一味仇视,而是懂得冷静观察。
吴邪没有白教。